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姐夫你真好

姐夫你真好

还有一次,那天我刚到家门口,就发现家门竟然是虚掩的没有关上。我心中一慌,难道家里进贼了?我急急忙进门看个究竟。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我的卧室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我仔细一听,竟然是男女的欢爱声,我一下子呆在那里,难道老婆背着我偷了男人?我的怒火猛地窜了上来,手忍不住发抖起来,心里想着该怎么冲进去先暴打奸夫一顿。

  在这时候我又发现不对劲,仔细分辨下我发现这并不是我老婆的声音,再仔细一听,这是我的小姨子!晕死,这个骚妇,霸占我和老婆的房间用来勾引汉子…放下心下来以后,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我虽然和小姨子有一腿,但是对她被别的男人日,我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也觉得很刺激。笼统地说,就是有性欲,没什么占有欲。我脱掉了鞋子,开始悄悄地走进去,一边想什么办法能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突然想到,从院子的窗口望进去可能能看到。因为我家是一楼,还有个不小的院子,卧室的窗子正是对着院子的,如果窗帘没有完全拉好的话,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我偷偷摸摸在自己家里小心迈进,一边听着小姨子和男人的淫声浪语不断传进耳朵里。

  我终于到了院子里,却发现他们把窗帘给掩死了。日!难道就让我听得到看不到么,那不是让人憋死么。幸亏在我的仔细观察下,窗子的保险并没有锁上。

  我心中大呼lucky,于是悄悄地移开了一点点窗户,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然后我继续小心翼翼地拨开了一点窗帘。房间里的情景就落入了我的眼中。小姨子和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在肢体纠缠着。

  那个男人站在床边,从小姨子的身后对她猛烈地撞击着。只见那男人托着小姨子的一条大腿,使小姨子的双腿大幅度地张开,小姨子的左腿站在床前支撑着身体的平衡,右腿弯曲前倾,右脚踩在床沿,有种弯弓步的感觉。双臂被男人拉着,两个硕大的奶子在前面不停晃动。腰上竟然还挂着一条迷你褶皱裙。日,这裙子还是我陪她买的呢,二百多块,她也曾经穿着来引诱我。现在看着她穿着性感的小裙子,露着半个屁股,被别人从身后猛干骚穴的样子,让我胸中慢慢火热起来。挺奇怪的,如果这时里面是我老婆的话,我早就冲进去和那个男人拼命了,现在换成小姨子,我却一点醋意也没有,还暗暗希望那个男的搞得她越厉害我看得越过瘾。

  房间里面不停传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我发现小姨子的大阴唇已经是又红又肿甚至有点发黑了,日她娘的,肯定不只干了一次。男人的龟头很大,显得整个鸡巴也大了一圈,他猛得捅进小姨子的阴道的时候,小姨子的肉唇也被带着往里面缩,包裹着男人的阴茎根部。快速拔出来的时候连带着小阴唇也跟着外翻,也许是小姨子离婚后性生活的糜烂,现在小姨子的外阴完全不复我第一次看到时那样还带点粉色了,阴唇的外围隐隐有些发黑而且略显宽松,有点皱巴巴的感觉了。

  此时那个男人抽送的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在一阵猛烈打桩后,他用肉棒死死抵住了小姨子的肥臀,把浓浓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小姨子的子宫里。然后两个倒在床上重重的喘息着。那个男人仰面躺着,对小姨子说:「zxy,你总得帮我处理一下卫生吧?」什么意思?处理啥卫生?

  没想到小姨子这时候竟然从床上起来,跪倒了那个男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中间,开始用嘴巴帮那个男人清理肉棒上的体液。

  你也太贱了…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把已经胀到火烫的肉棒从裤子里释放出来开始套弄。

  小姨子努力地舔舐着男人肮脏的淫具,纤细的小手还按摩着男人乌黑的睾丸。

  那个男人悠哉地躺在床上,双手绕在脑后,看着小姨子为他服务。

  没想到很快肉棒竟然又开始发硬了,那个男人慢慢地耸动屁股使得肉棒能更深一点进入小姨子的嘴里。可能觉得还不够爽,他又站起来,抓着小姨子的头发开始把小姨子的嘴巴当做肉穴一样猛日。

  美丽地小姨子就这样跪在一个貌丑肚肥的男人脚下被其当做性奴隶一样地凌辱。我套弄肉棒的手忍不住加快起速度来。我这时后悔手边没有个照相机能把这样邪恶的一幕拍下来珍藏,G12就在卧室里拿不出来。实在太可惜啦,只好用手机调到摄影模式,放在窗子边上,也不知道拍得出那个效果不,毕竟房间里面有点暗。

  这时出了一个意外。我听见家里的大门「砰」的一声,小姨子和那个男人吓得跳了起来。有人进来了!

  一瞬间我想了一下,就做了决定,还是帮帮小姨子吧,毕竟我也和小姨子有一腿。

  我从院子快速进门,向大门口赶过去。原来是岳父大人来了,这时还在脱鞋子。还好赶上了。我迎上去喊了声:「爸爸。」岳父看见我说:「lx,今天你休息啊?」「是啊,刚回来一会。」「xy呢?她不是应该在你这吧?」岳父问起小姨子了。我只好撒谎说:

  「她昨晚玩到太晚,现在还在睡觉呢。」岳父显然没有怀疑,如果他去张望一下,说不定就露馅了。毕竟小姨子想收拾战场哪有这么快的,还有那么大一个男人。

  岳父拿了点放在我家的工具,坐了一会,就走了。我把岳父送出门,回头还没过一会,卧室房门开了,那个男的衣衫不整地出来,对我憨憨一笑,快速地溜出去了。

  我关好门,想了想,锁了一道。然后闪进了卧室,把门带上。

  小姨子这时躲进了被窝里,红着脸带笑看着我。

  我无奈地说:「还笑,被你爸抓到看你什么下场。」小姨子撒娇地对我说:「姐夫,今天全靠你了,谢谢你啊。」我忍不住教训她起来:「你胆子也够大啊,就算勾男人也要去外面开房间啊,还敢在家里搞,你以为我这没人来啊?虽然你现在离婚了单身,可你搞的这些事被谁知道你不都完蛋。」小姨子嘟起嘴说:「姐夫,你别忘记你也有份的哦。而且你还是我咧。」我沉默,我无语…小姨子从床上爬起来,她还光着上身,就穿那么一条迷你裙,她靠到我身上用双臂环住我的头说:「姐夫你今天啥时候回来的啊?」我没好气地说:「早回来了,你被日死日活的我都看见了。」小姨子用大大的眼睛看看我,上身靠得我更紧了。然后伸出一只手,偷袭着伸进我的两腿间。刚刚打飞机没打出来,大门竟然也忘记关了,小姨子长驱直入直到一把抓住了我的命根子。刚刚的刺激犹在,现在又被小姨子一抓,我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小姨子轻轻地套弄起来,说:「姐夫,前面还有点湿湿的,你刚才打飞机了吧?」「没打出来,你爸来的时候正快出来呢,你怎么赔我?」「你想要我怎么赔,都随你啊。」小姨子又开始勾引我。

  今天看到小姨子被陌生男人都这么搞,我也开始粗暴起来。我猛地把小姨子扑倒在床上,并分开了她的双腿。刚激情完不久,小姨子的下体还保持着一定的湿润。两瓣阴唇有点耷拉着分开在两边,近距离观察下,长时间过度充血的阴唇确实已经开始由红转黑了,而且褶皱很明显有点像老人的皱纹。

  「你这骚逼,逼什么时候都这么黑了!」我说着粗话,一边狠狠打了下小姨子丰满的屁股。

  「啊!姐夫,轻点…」小姨子一脸媚红,嘴上讨饶。

  平时我还算比较温柔,但是今天心里有一团火在烧,我更大幅度地张大小姨子的双腿,用中指猛地捅进了她的骚穴,并来回抽插。

  小姨子很配合地抬高屁股,把最私密的部位全部展露在我眼前。

  「里面还有点粘乎乎的,是那个男人的精液吧?」我问。

  「嗯,刚才他在里面射了三次。」小姨子老实地回答。

  靠!听到这我就没兴趣把肉棒塞进去了,我觉得有点恶心,好像是用人家刚用剩下的东西。于是我把手指收了回来。、小姨子问:「姐夫,你不要了?」我回答:「今天算了,你还是去洗洗吧,下次再还我人情吧。」这一刻我在小姨子眼中看到了一丝受伤,看得我有些犹豫,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实在不想捅进一个滑溜溜的所在,等精液在里面化成水还等过会呢,再说心理上的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为了安慰小姨子受伤的心,我轻轻把她拥入怀里,亲她的脸颊和嘴唇。

  小姨子用那双勾人的眼睛看看我,说:「姐夫,要不我用嘴帮你做吧?」我想了想,答应了。于是小姨子把我的裤子脱到了膝盖下面,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嘴里。这时候我想起刚才的情景,兴奋起来,对小姨子说:「你可以像刚才帮那个男人吹那样给我搞么?」小姨子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她跪在了我的身前,开始给我口交。我一下子亢奋起来,双手抓住小姨子的头,也开始把她的小嘴当成肉洞猛力插起来。

  小姨子温暖的口腔,滑溜溜的舌头一点点地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忍不住开始加速起来,幅度也越来越大,我相信已经快捅到小姨子的喉咙了。小姨子面色通红,相信是很痛苦的,但是我顾不了这么多了,速度猛地继续加快,就算小姨子被我呛到了咳嗽我都没有放慢速度。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下,我死死抱住小姨子的后脑勺,狠狠地把鸡巴捅到她的喉咙口开始喷射。

  小姨子开始挣扎着,相信她已经难以呼吸,看来被呛得不轻。于是我放开了她,但是我把肉棒抽出来之前对她说:「喝下去,不准吐出来!」小姨子虽然痛苦,还是把精液咽了下去。之后猛烈地咳嗽起来,这是小姨子第一次吃我的精子。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骚妇有俩儿子 下一篇:蹂躏我的小妈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