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恐怖雕塑

恐怖雕塑

夜阑人寂的深夜,除了几声断断续续的犬吠之外,一切都显得那麽的寂静,世间万物都进入了沉眠之中。

  “吱~~”一阵急促的煞车声,却破坏了这份安宁,一辆货车在一栋不甚起眼的平房前停了下来。

  从急停的货车上,下来了数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子,他们从货车的后厢裡,搬下了一个大布袋,布袋的袋口紧束着,袋子裡似乎装着什麽东西。

  平房的大门,在那阵急促的煞车声静止后,静静地开启,从门裡探出一颗头,他对搬着布袋的男子们点点头,让出了通道。

  当布袋正要经过他面前时,他小声地说:「搬到老地方。」第一个男子略点点头,领着后面的人将布袋搬进了平房裡.

  他们将袋子搬进平房后,很快地回到货车上,急驶而去……夜,再次恢复了平静,又只剩下几声断断续续的犬吠……这间平房是属于一个雕塑家的,他的每件作品都栩栩如生,尤其是女性雕塑,更是将女体线条的美丽完全地展现在他的作品上;他的每一件作品总是能得到极高的评价,而他作品却也常成为某些亿万富豪家中的漂亮摆设品。

  曾有艺术记者访问过他,并对女性雕塑的创作过程感到好奇,不只一次地向他提出希望能实地採访他创作过程的请求,他一律微笑地以「创作过程不希望被人打搅」而拒绝了所有记者的请求。

  而这几个布袋裡装着的,正是他新雕塑所需要最重要的创作材料……他回到屋子裡并没有立即对材料进行处理,而是回到起居室内,坐在单人沙发上继续看他所录下的夜间新闻。

  「今天下午,T市发生女子失踪桉,失踪女子现年21岁,据失踪女子的家人指出,失踪女子平日生活正常,在外并无欠款或与人结仇的可能,警方已就这起桉件成立专桉小组进行调查,不排除有遭人绑架的可能。」新闻画面裡并展示出该名失踪女子的相片与资料:「若民众有关于这名失踪女子的行踪或任何线索,请与警方联络。」

  「T市失踪女子:徐莉香、18岁、XX大学一年级生。」看到这,他喃喃自语地说:「啧啧!这麽漂亮的女孩子,该不会是跟男友私奔了吧?」

  他将电视关上,并取出新闻录影,看了看时间,自言自语着:「时间不早了,也该开始进行创作前的预备工作,看来今天是没得睡了。」他推开一道暗门,走了进去……

  “啪!滋~~”阴暗的室内随之大放光明。

  那个布袋就靠在暗门右侧的牆边,门的正前方是一个小小的平台,而门的左侧整洁地排放着几个形式相同的木箱。

  木箱只有半个人高,木箱上方的中心挖出了一个圆孔,圆孔的边缘垫着一圈软胶,木箱的前方有着一块抽板,而这时抽板正靠着一旁的另一个箱子,木箱上的圆孔也仅剩下一半,另一半则放在另一个木箱上。

  他将布袋搬到木箱前,鬆开袋口的收束绳,袋子裡装着的赫然是新闻录影裡的那名失踪女子─徐莉香;她的眼睛紧闭,呼吸平稳的昏睡着,被人搬来搬去仍未使她醒来。

  他将她从布袋裡抱了出来,放在地上并让她靠在他的身上,三下两下地脱去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随手丢在一旁。

  他轻轻地把她放平,蹲在一旁观察着他的新材料。

  乌黑亮丽的长髮、姣好的容貌、白皙的皮肤、浑圆的双峰、修长的双脚、全身没有一丝多馀的赘肉;35C、22、35的标准身材,让他也不禁感到兴奋难耐,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那份冲动,他今晚的工作还未完成……

  他取来一副皮製的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身后。

  他把她抱进那个打开的木箱内,让她的后颈靠在半圆的圆弧孔上,一手支着她无力下垂的额头,另一手将放在一旁的另一片半圆的板子,顺着木箱边上的暗槽向后推进,直到两个半圆成为一个完整的圆。

  他撑开她的嘴,让她的口内含入箱子原本支崁着的圆球,他拉起镶在支撑着圆球的倒L形支柱上的皮带,在她的脑后束紧,圆球卡在她的嘴裡,让她的嘴无法閤起,没多久,她嘴裡的唾液就顺着嘴角边缘缓缓滑落。

  他握住她双脚的脚踝,向她的身体推进,让她的双腿如M字撑在箱内,这才拿起抽板顺着暗槽慢慢地滑下,让她除了头部之外,全关在了箱子裡;箱子的巧妙设计,除非他将抽板抽起,否则她无法自行从箱子中逃脱。

  她毫无知觉地任由他摆佈着,丝毫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麽样的命运……他将她的衣物装入布袋内,拎着布袋走进院子裡,把布袋扔进院子角落裡的封闭式焚化炉内,点燃焚化炉,让她所有的衣物与布袋一起化为灰烬。

  做完这一切后,他伸伸懒腰,回到他的卧房裡,与暖和的床进行最契合的接触;任由她独自留在暗室内。

  她不知睡了多久,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的喉咙发乾,想吞嚥口唾液让喉咙好过些,这才发觉她的嘴裡不知何时被人塞入颗圆球,使得她的嘴无法闭合,而她亦无法让圆球离开她的小嘴,也才发觉她的头被一条皮带拘束着,无法动弹。

  她的手被反绑在身后,像似手铐的东西拘束着她的手;比较自由的是她的双腿,但却也支撑在身体的两侧,无法閤拢。

  她用眼睛的馀光想看清目前的环境,但皮带的拘束让她所能看见的不多,仅知道自己脖子以下的身体被一片木板遮挡着,除了自己的头以外,被人装在了一个木箱裡.

  她开始回想:学校下课后,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在经过一条没什麽人的小巷时,自己被人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一块散发着异味的布巾盖住了自己的口鼻,徒劳无功的奋力挣扎,直到自己失去意识,再醒来就已在这不知名的地方。

  虽然知道有些不可能,究竟那条小巷裡没什麽人经过,而自己从头到尾连发出惊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捂住了口鼻;但仍期望有人发觉自己的异常,更期望自己会被人解救出去。

  他一直睡到近中午时分才醒来。

  他略略打理了一下自己,从柜橱裡拿出碗泡麵,弄了点热水,等了三分钟,就这麽打发了早午餐。

  他略为收整了一下,便进入了暗室之内。

  看着他出现在眼前,认出他是那个知名的雕塑家,她也曾参观过他的雕塑,更对他的女性雕塑有着深刻的印象。

  看着他的雕塑,纵使她自己也是个漂亮的女子,仍会有种想上前抚触的冲动,更想瞭解他是如何将女体美丽的线条完全地展现在他的作品之上。

  「呜……」她发出声音,冀望他能帮她脱离目下的困境。

  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站在箱子前打量着,思考着新作品的灵感。

  他思考了好一会,并未理会她的呻吟声,迳自从平台的角落裡取出一支针剂,俐落地从她的颈静脉注射进去。

  他帮她注射的是镇静剂,以方便他接下来的工作;很快地,药效就发作了。

  他将她从箱子裡移了出来,让她仰躺在平台上。

  他涂好之后,将橡胶手套脱了下来,扔进一旁的垃圾筒内;静待时间的流逝品的构思。

  二十分钟后,他戴起另一副手套,拿起橡皮刮板小心翼翼地刮除她身上的脱毛剂,她身上的毫毛、腋毛、以及阴毛,当刮板经过后都随着刮下的脱毛剂而消失;没有多少时间,她身上只剩下乌黑亮丽的秀髮与阴唇旁少许的阴毛之外,都被清理得乾乾淨淨.

  他更分开她的双腿,在她的阴唇两侧涂抹上脱毛蜜腊,再贴上软布,“唰~唰~”两声,撕下了残馀的阴毛。

  他搬出一桶特製胶剂,这种胶剂碰到温度,哪怕只比室温高上一度,都会迅速硬化,一旦乾硬后,只能使用特定的溶剂溶解,这种胶剂有种特性:无毒无色无味,硬化后会形成具有些许弹性的透明硬膜。

  他取出一张肉色的薄乳胶膜,轻轻地覆盖在她的脸上,用剪刀修整着适合的大小,顺着她的脸形在乳胶膜上涂刷着胶剂,他小心翼翼的涂刷着,先刷出她鼻子以上的轮廓;胶剂乾化后,他取下胶膜,为她在鼻孔的位置,用针留下呼吸的小孔。

  他拿来两个小巧的耳塞,塞住她的耳朵,再次将乳胶膜覆盖上她的脸,涂刷完剩下的部份,她小巧的嘴唇、削尖的下巴,渐渐显现在胶膜上,他小心翼翼地顺着胶膜的边缘与肌肤交接的部份刷上胶,让胶膜贴合在她的脸上,将她原本姣好的脸容隐藏起来;若不将胶膜除去,没人能从胶膜的轮廓上,认出她就是那个失踪的女大学生。

  他搬来一个A字架将她自腰部以下,固定在架上,她的头无力地低垂着,他将她的秀髮梳理盘起,并用髮网套好。

  他右手拿着把小毛刷,沾了些胶剂,左手扶着她的头,刷子顺着她的颈后迅速刷了半圈,他放开左手,她的头向下45度斜垂着,他轻轻地前后摇了摇她的头,胶剂早已硬化,他满足地点了点头,又沾了些胶剂迅速地刷过她的锁骨,与颈后的胶形成了相连的高低圆。

  他搬过一个特製的圆柱形台座,台座上有一隻近十公分略为倾斜的假阳具,他取过润滑剂,均匀地涂抹在假阳具的每个部份。

  涂好之后,这才将她从A字架上放了下来,扶着她坐到了台座之上,在她坐下时,他用手指剥开她的阴唇,

  「嗯~」当假阳具完全进入她体内的同时,她虽昏迷着,但仍从她的口中发出了稍微的呻吟。

  他分出一手,取过胶剂,依着她左手肘关节刷上一圈,乾燥之后,他扶着她的左手支撑在台座上,手掌掌心抵住台座的边缘,他将胶剂刷在她的腕关节、手掌边缘、手背、手指、以及左肩膀。

  他放开扶着她的手,她现在左手支撑她的身体,她全身自然地向左倾斜的坐在台座上。

  他有些不满足她头下垂的角度,取过放在一旁的溶剂,抹去她脖子上的胶剂,扶着她的头向左下方偏斜约三十度,再次取过胶剂刷在她的脖子上,他看了看,相当满足现在的角度。

  他继续在她身上刷着胶剂,右肩膀、右手手肘、手腕……,一一地刷上胶;他先固定好她的各部关节,让他的构思在她的身上逐渐成型。

  她斜坐着,用左手支撑着上半身,右手自然地下垂,靠摆在她右大腿外缘,低垂的头显得有些许的娇羞,右脚弯曲,小腿向内收靠在台座的柱体旁,左脚直伸,左脚大姆指轻点着地面。

  纵使是尚未完成,这时的她若不细看,已跟雕塑毫无两样……他仍继续在她身上刷着胶,肩胛、胸部、乳房、手臂、大腿、小腿、裸背、臀部,他顺着她肌肤的纹理涂刷着,小心的程度,就像她是玻璃做的一般,他的额头上也渐渐地出现细汗。

  当这些工作都告一段落时,他拿来一块薄纱,围在她的腰上,覆盖着她与台座结合的部份,他开动空压机,利用喷枪,将稀释过的胶剂一层层地喷洒在薄纱上,让薄纱也成为雕塑的一部份。

  他拿掉她头上的髮网,让她的头髮自然的披散着。

  天已微亮,这件雕塑品也完成了,他满足地看着自己的创作,细细地检查着有没有什麽被他遗漏的地方。

  最后,他满足地笑了,关上暗室的灯,让这件雕塑静静地留在黑暗的室内。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她终于醒转过来。

  但刚醒来的她,随即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她的脸上贴着不知名的东西,让她无法睁开眼睛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试着想动动手指,却惊恐的发觉手指完全僵硬的无法挪动一丝一毫;她又试着想动动身体,但唯一让她明显感受到的只有在她的阴道裡有着东西,完全填满着她的阴道。

  (为什麽我变成这样子?那个人到底对我做了什麽?)她惧怕地想着。

  两辆货车慢慢地驶近了他的住处,并在他的门口停了下来。

  从前面的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并从指挥着后面的货车上下来的堆高机,卸下一个木箱;并用货车旁的吊架将木箱上半吊了起来,地上仅留下木箱的底板。

  “叮咚~~”

  「您好,请问您最后的那件雕塑完成了吗?」从货车上下来的其中一人如此问着。

  「嗯!跟我来吧。」他将门打开,领着货车上的人进入暗室。

  「小心点搬,别碰坏了。」他指示着。

  「您放心,我们会的。」先前问话的人回道,又跟跟他一起来的人说:「来吧!把它搬到箱子裡去。」

  他们小心翼翼地将雕塑搬上底板,再把吊着的木箱慢慢放了下来,直到完全盖住雕塑,才用堆高机将整个木箱送上货车。

  「那麽我们就将它运走了。」货车上的人如是说,并交给他一个黑色的皮箱。

  「嗯!路上小心一点。」他接过皮箱,澹澹地交待了一句。

  「您放心。」两辆货车慢慢地驶出巷道。

  他关上门,提着皮箱走进房子裡.

  他回到起居室,坐到单人沙发上,打开黑色皮箱,皮箱裡满满地装着钞票。

  「一、二、三、四、……、一百。」他一叠一叠、一张一张地算着。

  「一共一亿一千万。」当他算完皮箱裡的钱之后,他的脸上也现出笑脸。

  「扣除材料花掉的,还淨赚一亿元。」他不屑地笑了笑:「哼!那些肤浅的傢伙那裡懂什麽是艺术?大概那件雕塑一到他们手上,马上就被还原了吧!」「算了!那也不关我的事,钱收到就好。至于他们要怎麽对那件雕塑就随便他们了。」

  他将钱放回皮箱裡,提着钱再次走了出去。

  表面上,他是个有名的雕塑家;但私底下,他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口贩子,将他看上的对象,委由他人拐带或强掳,一一进行雕塑,再利用艺术品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运送到世界各国;从他手上卖掉的女子已不计其数。

  您购置的雕塑已送达,请问您要放置在何处?

  「已经送来了吗?快快快,帮我送进来!」

  木箱从货车上卸了下来,送进了某间宅邸之中。

  「好!大师的手艺果然名不虚传!将女性的娇羞完全地表现了出来。」木箱一打开,便听到如此盛讚。

  「您的话,我会转告大师的。」指了指一旁的桶子:「另外,就请您好好享用。」

  「好好!我当然会!呵呵呵!」

  「那麽,感谢您的光顾,希望还有机会为您服务。就此告辞。」「来日方长,一定会!一定会!慢走。」

  「留步。」

  「不……不要……啊~~」女子的尖叫声划破夜空,为她悲惨的命运谱唱出休止符……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迷奸赤裸羔羊小姨子 下一篇:素月之死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